南栀

欢迎点进来

这里南栀

一只爱吃糖还会嘟嘟嘟的小猪

没文笔没脑子还超喜欢ooc的一只小猪

坚信自己的文会越写越好(但是Ta懒啊)

脾气很好也很温和并且很爱笑

欢迎各位来交朋友

不定期更开学会很忙

赎罪

立冬快乐。


“砰!砰!”枪声落,两人应声倒地。

他与波尔茨对视了一眼,见他点了头,便小心的握枪向倒地的毒枭走去。确认死透了后,他调整了一下耳边的对讲机“C7区,目标清…”“砰!”一阵疾风挟着强大的力量向他刮来,他来不及躲闪,脸上擦出了一道血痕。又是一声枪响,那漏网之鱼也随之倒地。对讲机里不断传来其他人的声音“B5目标已清除”“D3目标已清除”…等最后一组报告完毕,对讲机中传出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全体撤离!”


确认全部归队后,车子便缓慢的行驶在公路上。回到局里,局长平静的听完了报告,起身“现在我宣布,为期四年的‘捕鲸’行动,正式结束!”“另外,特批准你们休两天假,累了这么久,该歇歇了。”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法斯疑惑的歪着头问了一句“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幕后主‘捕鲸人’到底是谁?”一言出,众默。局长愣了一下,随即道“法斯跟我来一下,其他人散了吧”



他笔直的站在那,局长动了动手示意他坐下。“他在桐湖E9那幢别墅。”法斯愣了愣,想起他在说“捕鲸人”的住址。“想去见就去吧。”法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大步向外走去。看到他走远了,他拨通的一个号码“三年了,该见见他了。”他发动汽车,刚开没多远,又拐弯开到另一条路。只是他在想“什么样的人会买墓地旁的房子?”


他又发动了车子,这次他换上了便装,他熟练的驾驶着车子,来到一家花店,店里的小姑娘热情的打了招呼,将一束花递给他“麻烦再配一束花吧,今天要去见一个恩人。”


副驾驶上两捧花热烈的盛开着。他看着那雏菊,想起了那年,他们还都是孩子,他比他大了两三岁,那天,局长带他们去郊外玩,他那天不知怎么的,一直不开心,见他在田野里不知鼓捣什么,他好奇的走过去,见他手中有一大捧的雏菊“法斯,给你的,开心一点。”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为他摘了一大捧雏菊的人。他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天,那时“捕鲸”行动才刚成雏形,他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中了圈套,自以为任务完成的很出色沾沾自喜时,一阵枪响,原来,那里还潜伏着许多敌人,只是他没发现,而他的疏忽,让他挨了三枪,他悔恨的泪水沾湿了衣服,却只得到了“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的回复。直至今日,他已经离开三年了。车子在别墅门口稳稳的停下,见门锁着,他便将花和信放在了门口,从车里拿出另一束花,和一个袋子,朝着不远处的墓地走去,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的墓。


他跪了下来。


“安特库,好久不见。

在你离开后,

我变得很强大,很严谨,

我也可以保护别人了。

四年了,终于结案了。

为了这个案子,

牺牲了不少优秀的干部,

这几年,我一直在自责。

后悔自己当年的过于自信,

现在,我来赎罪了。”


他从袋子里掏出一盒安眠药,一瓶红酒和一只高脚酒杯,从容的倒了半杯酒,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响起“法斯,好久不见,你又做傻事了。”他猛的抬起头,看到伏在自己碑上的安特库,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吸毒了。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安特库?活的?”那人闻言笑了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安特库其赛特,‘捕鲸’行动中的‘捕鲸人’。”法斯站起来,回握住了他的手,下一秒,他就将他紧紧的搂在了怀中。“活的…是活的…不是梦”安特库察觉到他的不安,拍了拍他的后背“当时对外宣称我的死讯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为了任务,除了局长,谁也不知道我其实还活着。”他顿了顿,接着说“对不起,久等了。”他拉着他进到屋子里,给他倒了杯水“他们一直费尽心思的调查我一切的踪迹,为了不让他们起疑,我只好待在被安排好的这幢别墅里休养。”法斯端着水杯,牵过他的手小心的问“你的伤…好了吗?”安特库拍了一下他的头“当然好了,我能有什么事”


良久,安特库突然开口“你刚刚说,要向我赎罪,我问你,怎么个赎法?”


法斯朝他笑了笑,将那捧雏菊递给他。那盛开的雏菊似是在问他“我喜欢你,那,你喜欢我吗?”

他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用我余生,向你赎罪。”


一个贺文

咸鱼栀冒泡,混个更。祝大家中秋快乐呐!

“前…前辈等等!”脚步的哒哒声伴随喘气声传入安特库的耳朵里。她回过身,看着自己身后这一头薄荷绿的孩子,疑惑的看着她。“法斯你有什么事情吗?”法斯定了定,伸出双手,睁着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笑着说“前辈莫不是忘记啦?今天是中秋节呐!我要月饼!”安特库望着她,突然笑了,她慢慢的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月饼,放到她手中。“中秋快乐,法斯。”“哇前辈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冰皮月饼的呀!”安特库看着她笑而不语。“前辈前辈今天晚上一起去看月亮呗~”“今天晚上我还有…”“但是波尔茨要和戴雅一起,庸医也要陪她家那病号,议长和书记也说好了,其他人也都…就连辰砂,辰砂也有郭斯特陪她!”安特库突然心软了。“那今晚什么时候去?”“我就知道前辈最好了!”法斯答非所问的说着,又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晚上,安特库正在家里看书,突然一阵门响,她开了门,是那小薄荷。“呼…晚上有点冷啊前辈,你再穿厚点吧”“我没事我不冷…”“前辈不可以!”于是安特库在法斯的注视下又被迫加了一件衣服。   明明是中秋,街上却一派冷清。她们走在街上,聊着有的没的,不知不觉走到了凉亭。望着那轮圆月,法斯拿出了那个月饼,小心翼翼的掰成两块,将其中一块递给安特库,自己默默的吃着。“法斯”听到有人在叫她,她突然回过神,应了一声。“月饼好吃吗?”“啊,啊好吃啊”安特库不满她这么敷衍,问到“那这个月饼是什么味道的?”“我,我最喜欢的玫瑰味啊”“是吗?”安特库突然起身走到法斯面前,挡住了她的月光,一手扶着石桌一手扳过法斯的下巴“让我尝尝”说完便亲了上去。法斯惊的睁大了眼,她一直,一直以为前辈是不喜欢她的,一直以为她是单相思…一吻终了,安特库轻轻的伏在法斯耳边说到“中秋快乐,我的,小可爱。”

占tag致歉

很抱歉,最近不能给大家更文了,因为开学和一些不可抗拒因素,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鼓励,谢谢你们见证了我的成长,余生我也会努力的打手稿,谢谢大家对我的喜欢,如果回归的话我一定会告知的,那么,大家再见吧。谢谢。

小甜饼

南栀又来:没错,又是我,ooc是我的!我来产小甜饼了,一个烂梗,嘟嘟嘟! 小甜饼的话呢,想到梗就更哈哈,当然了哈哈私设GL,欢迎点梗(这只小猪没梗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斯”一贯冷清的声音染上了不易被察觉的温柔。

“诶?安安有事吗?”盘腿坐在地上打手游的人看向旁边在椅子上看书之人。

  她双手合书“你知道墙壁,眼睛,膝盖的英文怎么说吗?”

“当然了!我又不是笨蛋!别小瞧我!”法斯的声音大了些。

“就是wall,eye,knee啊!”说完法斯感觉怪怪的。

“嗯,我也是,我爱你”那如一汪清泉般清澈的眼眸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眼前那一抹小薄荷。

“什么啊,那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法斯回过神红着脸问到。

“嗯?那有表啊”法斯问的安特库忽然一愣。

“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补七夕特辑小甜饼

哦嚯嚯!又是小甜饼!现代paro哦!私设GL
一个烂梗。
— — — — — — — — — — — — — — — — — —
一脸兴奋的法斯朝安特库跑来“安特库安特库!”

安特库放下手中的书,答“嗯?怎么了?”

她拍着胸脯气喘吁吁的说“我可以问你一条路吗?”

安特库的眉头皱了皱“迷路了?”

法斯稍加思索,点头到“嗯…嗯”

那人一挑眉“去哪?”

“嗯…去一个无法轻易到达的地方”

安特库轻轻说到“不用问了,你已经在了”

“啊?”法斯有点震惊

她解释到“我心里,你已经抵达了”

余生多指教06

南栀说:七夕加更!重度ooc警告嗷(捂脸)
本话高甜!高甜!私设法法团宠昂(明天更小甜饼嗷正文停一下)
— — — — — — — — — — — — — — — —
  法斯在门口告别了安特库后,默默的向自己的班级走去。

“知道吗?那个…”班里的同学聚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什么,这让法斯感到丝丝不快,闷闷的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放书包,坐下。

  她的肩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她扭过头去,看到坐在自己身后的辰砂,朝她微微的笑了笑,又扭过头去。

‘终于到中午了啊,累死了,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啊’法斯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嘀咕着走出班门,却没注意到班里已经没有人了。

“啊!”法斯一声惨叫被踢倒在地。耳边传来了几个女生的声音“不也是个废柴,学长怎么看上她的”“就是就是”

  接着法斯就被抓着头发从地上拽了起来,她不耐烦的瞪着那群女生,用眼神示意着自己的愤怒。

“你看你看,她还瞪我们呢,这双眼睛用在这真是浪费,挖出来吧”领头的那个女生嚣张的喊着。

   一个女生跑去拿了一把美工刀过来,还没有送到她的小头头手上,就被人一脚踹翻。

  一抹红色的身影闪出,红色双眸映出心中的愤怒。

“辰砂!”法斯一愣,拽着她头发的女生突然倒在了她身边。

“嘁,弱爆了。”波尔茨傲慢的用鞋尖碾着法斯脚边人的头说到。

  戴雅跑到法斯身边将她扶起来“有没有伤到啊法斯?哪里疼?”

“你们,你们这是校园欺凌!我们要去告诉学生会主席!你们,你们等着!”剩下的几个女生不服气的嚷嚷着。

“去,告诉谁?”一道冷清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

“主,主席!”“你这是包庇!”那群人开始着急了,指责着安特库。

  鲜艳的红色飘过,帕帕拉恰开口“呐呐,我倒是想知道,你们是欠打,还是欠打?”

“还是想被解剖呢,很有趣的呢~”露琪尔亮出了手术刀。

“是谁欺负我们小可爱?”阿梅希斯特坏笑着说到。

  那些女生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一溜烟的跑掉了,波尔茨想要去追,被安特库拦下了“不必了,给她们个警告就好。”

“啧,也好”波尔茨冷哼了一身,重新回到戴雅旁边。

“法斯哪里伤着了?”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问到。

  法斯张着嘴说不出话,

“啧啧啧,看吧,被打傻了”波尔茨来了个玩笑。

  其实法斯是被…吓傻了…这么多人都来保护她,她最初的愿望是当小透明啊!以后可该怎么办啊!

  等其他人都走掉了以后,安特库突然把法斯按在了墙上

“以后,你有我,别怕,再不会有人可以欺负你”

废掉了。。月光石太美了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美好( •̥́ ˍ •̀ू )
伦子生日快乐!! @宝石渴求症

余生多指教05

  我废了。重度ooc警告。

— — — — — — — — — — — — — — — — — —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戴雅从洗漱间跑出来开门,心里想‘什么啊大清早的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门开了,

“啊” 戴雅看到门外的人惊的叫出了声,她平复了一下情绪

“早安啊弟弟,有什么事吗?”依然是温和笑容

“嗯,早安,哥哥”说完波尔茨就径直走进了戴雅的家,扫过几眼后,就走进了厨房。

“还没吃饭吗?”波尔茨突然冲着洗漱间里的戴雅喊了一句。

  戴雅刷着牙没法说话,只能冲着波尔茨摇了摇头。

  波尔茨熟练的系上围裙,开始做早餐。

“法斯法斯,起来了起来了”安特库无奈的轻拍着这个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人的脸“起来了法斯,出来吃饭了”

  法斯刚想说不要,就想起自己正躺在安特库床上,便一个机灵爬了起来,穿上拖鞋直接跑到隔壁间去找衣服,留下了安特库一个人独自凌乱。

  法斯从屋里出来,就看到安特库一脸认真

“法斯,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昨天晚上回来我…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喝了一口那女孩给我的东西过了一会头就开始晕…我”他越说脸越红,声音越来越小。

“昨天你喝醉了…”法斯自顾自的喃喃着。

  好吧,法斯承认,安特库确实很好,至少对她很温柔,也很好看,要不…试一下?

“法斯…”安特库见法斯愣了好一会,忍不住去叫她

“啊—安特库”法斯突然说到

“嗯?”

“没…没事”还是说不出口啊,法斯想到,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她喊他时他冰蓝眸子中的点点星光。

“吃饭吧,吃完该去上学了”

“嗯…”

“露露小医生,早安啊~”

“帕帕拉恰!”

  被强行拽上车的露琪尔不满的撅着嘴。

  安特库和法斯一起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

  波尔茨拉着戴雅的胳膊往前走。

新的一天,开始了。

冬巡小甜饼

严重ooc警告嗷!哈哈来两个小甜饼~

— — — — — — — — — — — — — — — — — —

ⅰ  安法
  是GL嗷!

  深夜
“安特库”法斯突然无力的拍了拍安特库的脸
“嗯?”安特库好奇的看着自己怀中人
“我睡不着”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特库连忙起身开灯
“没什么,就是看完那个电影后我就很害怕”法斯在安特库的怀里蹭了蹭,头抵上安特库的锁骨处,双手环住她,面色苍白的喃喃着。
“吓着你了吗?”安特库搂着法斯的力度不知不觉间加大了几分。
“我,我怕你,怕你离开我”法斯突然呜咽起来,泪水如断线珠子般落到安特库的胳膊上。
“我…我之前还不止…不止一次的梦……到你在我的面前…碎…碎掉了”法斯哭的稀里哗啦的倾诉着
“我,我怕”法斯抱紧了安特库
“别怕,我一直都在,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安特库拍着法斯的肩安慰道。
“法斯,把头抬起来”
“咦?”
   安特库亲了亲法斯的额头,又舔掉了她的泪水,在唇间短暂停留后,她开始在法斯脖颈处做记号。
  “唔唔!哈啊…安…安安…”
  “让你害怕了是我的错,我要补偿你”

ⅱ  法安
BL嗷!

  一个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的夜晚
“安特库,我饿了”法斯对着怀中熟睡的人小声说到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想起吃东西,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安特库疲惫的揉了揉眼睛下床开灯
“嘛~我也不知道,小南极觉得什么最好吃呢?”法斯揽住安特库的腰,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
“宵夜的话,我没有吃过。”
“……”“小南极你觉得吃宵夜不是对身体不好是吗?”
  安特库轻轻点了点头
“那,如果,我想吃的,是你呢?”法斯在安特库耳后吹了一阵小风,惹得他微微一颤。
“法斯!够了!快睡觉!”安特库脸红着挣开法斯的禁锢,但也许是力道不对,安特库直接栽到了床上
“嘛~看来小南极很迫不及待啊”法斯得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下人,俯下身,在离安特库只有一点点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安特库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咽了咽口水,还是把头扭向了一边。
  法斯脸色一沉,掰过安特库的头就亲了上去
“唔!”安特库急着想推开他,但是手却被法斯按在上面,动弹不得
“嗯…哈啊…法斯你…慢点”
过了好久
“前辈,你可真好吃”
安特库在法斯怀里生气的捶了几下。

余生多指教04

   “啊啊啊啊啊安特库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家里啊!!”法斯蹲在地上抱头哀嚎着。

   “诶诶?法斯你为什么会来我家?”安特库半跪在床上睡眼朦胧的嘟囔着。

     这二人对视了几分钟后,安特库先开口到“嗯…可能我们之前是同居吧…哈啊…嗯…法斯你去隔壁睡觉吧也不早了”安特库揉着眼睛,话语里尽是慵懒,说着就又要往枕头上扑。

     “等等!”法斯突然抬头喊了一声“你还没有换睡衣!”安特库闭着眼睛嚷了一句“哦”

       接着法斯就开始到处找睡衣,好不容易在隔壁房间找到了一个很符合安特库的风格的蓝灰条纹的睡衣,回到安特库的房间,果不其然,他已经再次睡着了,法斯看着在床上的那人,吞了吞口水,闭上眼睛,开始换睡衣。

      换好后,法斯开始仔细的打量着安特库的面容,那如雪般的双颊竟不知何时染上了两朵红晕,那细眉微微皱,似有事压心头。一缕长发随意的拂在脸颊上,这样一个美少年,让法斯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想到‘脸颊这么红,是喝醉了吗?’

     如果不是现在这个这么尴尬的情况,法斯绝对是忍不住要去偷亲的,但是只要一想到他们现在关系这么复杂,就没心情再去想这些了,法斯默默的走出了房间。

    来到另一间房后,法斯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房间的色调,怎么看都想是安特库的风格啊,完全不是她的薄荷风格啊喂!法斯往衣柜里瞧了瞧,果然,都是男装。

    法斯看着安特库没有一丝褶皱的床,无奈的叹了口气,换好睡衣后慢慢的挪到了床的最中间,她感受着周围属于安特库的气息,脸上莫名出现了两朵小红云,法斯捂着脸在心里默默念叨着‘睡觉睡觉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可她越这样想,就越无法入眠,并且她的耳根温度明显一路飙升,在法斯觉得自己都要变成一团火之前,终于培养出了一点睡意,法斯进入了梦乡。

    她的梦,甜甜的,是薄荷的味道,却也融入了冬日那难得的暖阳,那温柔的味道。

    与此同时,某一位多金富二代正赖在露琪尔家不愿走。

   “帕帕拉恰,我说了多少遍了,我才不是你的什么娇贵的小公主,现在,你可以走了。”露琪尔头痛的指着大门毫不客气的说。

    “但是,我不也是担心你嘛,大半夜的女孩子一个人,我怎么放心的下啊”帕帕拉恰冲露琪尔邪魅一笑。

     但是转眼间,帕帕拉恰的脸上就由春风暖笑变为了惊悚万分,这都归功于露琪尔突然亮出的手术刀和剪刀。“再问你一次,到底走不走”说罢便动了动手中的剪刀。

    “走走走,我走还不行吗,真是的”帕帕拉恰迫于露琪尔手中东西的威胁,无奈的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帕帕拉恰不舍(?)的道了句“晚安”,出于礼貌露琪尔也回了一句,在帕帕拉恰开门的瞬间,他转过身猝不及防的吻上课露琪尔的眉心,接着他得逞般的笑着离开了。

   ‘这个笨蛋’露琪尔心里念叨着,脸上却溢出了幸福的笑容。‘这么主动,让我怎么办呢’

     ‘这一次,不会再放过你’帕帕拉恰心里想,脸上却同样洋溢着如春风般温暖又迷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