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

头像来自伦老师
常年拖更。慎关。

漂泊经年,终破镜重圆

  清晨。5点30分。


  他准时睁开了眼。又是个无聊的日子。他这样想着。“叮咚”“叮咚”的消息提示音不断传来,他打开手机,看到好友们发来的“冬至快乐”“冬至快乐啊别忘了吃饺子哦”等祝福语,才回想起今天,是冬至啊。又看了一眼,周六,很好。


   虽是冬天,他却依旧是一身单衣,好像从不惧严寒似的。他已经来到这个城市五年了,虽不能说长,也不短了。至于为什么离开那个城市,他快要记不得了,也不想回忆。


   来到了便利店,虽是孤身一人,却也想让这一天过得充实一些。便给戴雅和辰砂打了电话。结果如预期一样,她们都很忙,忙着准备黑水晶与王子的婚礼。他挂了电话,想起了在ICU的郭斯特。如果那天不是她替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击…他痛苦的闭上双眼,不愿回想那一天,可轰鸣声在他耳边不断回旋,时刻提醒着他。郭斯特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的。他耳边的轰鸣声突然消失了。脑海中却一道银光闪过,锋利的刀刃无情的划破了他的心脏。


  他这一生终究是要怀着愧疚度过的。


  那天,也是冬至。他与他一同执行着上级下达的任务,却丝毫不知自己被跟踪。他们被那歹徒逼到了死胡同。歹徒举刀挥来的瞬间,他挡在了他面前。寒光闪过,他背上赫然出现了一道令人胆战心惊的血痕。他在他用身体形成的保护层中惊恐的对着他说“你怎么样?还能撑得住吗?”他嘴角淌下了一滴血。歹徒见状,拔出了刀,准备将二人双双杀害。一刀又下去。可他还是护在了他面前。他背上的血滴到了地上,一滴一滴,沾湿了他的衣服。他想起身反抗,却发现自己连手都抬不起来。他恨他自己的软弱。


  这时。上级察觉到情况不对派来支援的援兵到了。歹徒见状。逃了。可是他的搭档却因失血过多。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他从此逃离了那个笼罩着阴云的城市。已经。离开五年了。


  “先生…先生?”他回过神,是要结账了啊。


  买了材料回家的路上,他似乎沉浸在悲伤中出不来了。人来车往的马路上,他像个失了魂的野鬼般行走着。又是一阵轰鸣声。他淡然的看了看天,心想,也好,让我死了吧,让我赎罪。可是那车突然停了下来,一个久违的声音响起


  “法斯法菲莱特,好久不见,近来安好?”


   他不可置信的扭头看去,是他,是那个他,是五年前为了保护他而遇害的他。


  “安…安特库其赛特?”久违的名字,熟悉而陌生的人。


   不等他回话,安特库将他拉进了车里“在这里会影响交通的。”


   他现在觉得他在做梦,一定是自己想他想疯了。他曾经的搭档稳稳的开着车,看着他手里的东西“怎么,要包饺子?”


   他忙不迭地点头“是啊今天不是冬至吗啊哈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他的一瞬间,自己仿佛回到的五年前那傻得可爱的模样。直到…他看到了他手上的戒指。也对,这么多年了,他也该有个家了。不知怎么,他心里突然涌出了一种酸涩的情绪。


  可他没想到安特库将他带回家,他才后知后觉“你…你你你…把我带你家…做什么?你夫人不…不介意你带…带客人来?”安特库愣了一下“夫人?”而后去了书房拿了一个小盒子,在客厅里,单膝下跪对着他打开了盒子。


  “法斯法菲莱特,我一直如此这般的深爱着你。你…”他顿了一下“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年后。法斯的公寓的床头上,是一张合照,照片上的两个人,对着镜头比了一个爱心的形状,那两枚戒指,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不行我要混个更再不更我就真成僵尸了ww
是自家女儿oc

赎罪

立冬快乐。


“砰!砰!”枪声落,两人应声倒地。

他与波尔茨对视了一眼,见他点了头,便小心的握枪向倒地的毒枭走去。确认死透了后,他调整了一下耳边的对讲机“C7区,目标清…”“砰!”一阵疾风挟着强大的力量向他刮来,他来不及躲闪,脸上擦出了一道血痕。又是一声枪响,那漏网之鱼也随之倒地。对讲机里不断传来其他人的声音“B5目标已清除”“D3目标已清除”…等最后一组报告完毕,对讲机中传出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全体撤离!”


确认全部归队后,车子便缓慢的行驶在公路上。回到局里,局长平静的听完了报告,起身“现在我宣布,为期四年的‘捕鲸’行动,正式结束!”“另外,特批准你们休两天假,累了这么久,该歇歇了。”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法斯疑惑的歪着头问了一句“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幕后主‘捕鲸人’到底是谁?”一言出,众默。局长愣了一下,随即道“法斯跟我来一下,其他人散了吧”



他笔直的站在那,局长动了动手示意他坐下。“他在桐湖E9那幢别墅。”法斯愣了愣,想起他在说“捕鲸人”的住址。“想去见就去吧。”法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大步向外走去。看到他走远了,他拨通的一个号码“三年了,该见见他了。”他发动汽车,刚开没多远,又拐弯开到另一条路。只是他在想“什么样的人会买墓地旁的房子?”


他又发动了车子,这次他换上了便装,他熟练的驾驶着车子,来到一家花店,店里的小姑娘热情的打了招呼,将一束花递给他“麻烦再配一束花吧,今天要去见一个恩人。”


副驾驶上两捧花热烈的盛开着。他看着那雏菊,想起了那年,他们还都是孩子,他比他大了两三岁,那天,局长带他们去郊外玩,他那天不知怎么的,一直不开心,见他在田野里不知鼓捣什么,他好奇的走过去,见他手中有一大捧的雏菊“法斯,给你的,开心一点。”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为他摘了一大捧雏菊的人。他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天,那时“捕鲸”行动才刚成雏形,他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中了圈套,自以为任务完成的很出色沾沾自喜时,一阵枪响,原来,那里还潜伏着许多敌人,只是他没发现,而他的疏忽,让他挨了三枪,他悔恨的泪水沾湿了衣服,却只得到了“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的回复。直至今日,他已经离开三年了。车子在别墅门口稳稳的停下,见门锁着,他便将花和信放在了门口,从车里拿出另一束花,和一个袋子,朝着不远处的墓地走去,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的墓。


他跪了下来。


“安特库,好久不见。

在你离开后,

我变得很强大,很严谨,

我也可以保护别人了。

四年了,终于结案了。

为了这个案子,

牺牲了不少优秀的干部,

这几年,我一直在自责。

后悔自己当年的过于自信,

现在,我来赎罪了。”


他从袋子里掏出一盒安眠药,一瓶红酒和一只高脚酒杯,从容的倒了半杯酒,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响起“法斯,好久不见,你又做傻事了。”他猛的抬起头,看到伏在自己碑上的安特库,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吸毒了。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安特库?活的?”那人闻言笑了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安特库其赛特,‘捕鲸’行动中的‘捕鲸人’。”法斯站起来,回握住了他的手,下一秒,他就将他紧紧的搂在了怀中。“活的…是活的…不是梦”安特库察觉到他的不安,拍了拍他的后背“当时对外宣称我的死讯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为了任务,除了局长,谁也不知道我其实还活着。”他顿了顿,接着说“对不起,久等了。”他拉着他进到屋子里,给他倒了杯水“他们一直费尽心思的调查我一切的踪迹,为了不让他们起疑,我只好待在被安排好的这幢别墅里休养。”法斯端着水杯,牵过他的手小心的问“你的伤…好了吗?”安特库拍了一下他的头“当然好了,我能有什么事”


良久,安特库突然开口“你刚刚说,要向我赎罪,我问你,怎么个赎法?”


法斯朝他笑了笑,将那捧雏菊递给他。那盛开的雏菊似是在问他“我喜欢你,那,你喜欢我吗?”

他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用我余生,向你赎罪。”


一个贺文

咸鱼栀冒泡,混个更。祝大家中秋快乐呐!

“前…前辈等等!”脚步的哒哒声伴随喘气声传入安特库的耳朵里。她回过身,看着自己身后这一头薄荷绿的孩子,疑惑的看着她。“法斯你有什么事情吗?”法斯定了定,伸出双手,睁着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笑着说“前辈莫不是忘记啦?今天是中秋节呐!我要月饼!”安特库望着她,突然笑了,她慢慢的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月饼,放到她手中。“中秋快乐,法斯。”“哇前辈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冰皮月饼的呀!”安特库看着她笑而不语。“前辈前辈今天晚上一起去看月亮呗~”“今天晚上我还有…”“但是波尔茨要和戴雅一起,庸医也要陪她家那病号,议长和书记也说好了,其他人也都…就连辰砂,辰砂也有郭斯特陪她!”安特库突然心软了。“那今晚什么时候去?”“我就知道前辈最好了!”法斯答非所问的说着,又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晚上,安特库正在家里看书,突然一阵门响,她开了门,是那小薄荷。“呼…晚上有点冷啊前辈,你再穿厚点吧”“我没事我不冷…”“前辈不可以!”于是安特库在法斯的注视下又被迫加了一件衣服。   明明是中秋,街上却一派冷清。她们走在街上,聊着有的没的,不知不觉走到了凉亭。望着那轮圆月,法斯拿出了那个月饼,小心翼翼的掰成两块,将其中一块递给安特库,自己默默的吃着。“法斯”听到有人在叫她,她突然回过神,应了一声。“月饼好吃吗?”“啊,啊好吃啊”安特库不满她这么敷衍,问到“那这个月饼是什么味道的?”“我,我最喜欢的玫瑰味啊”“是吗?”安特库突然起身走到法斯面前,挡住了她的月光,一手扶着石桌一手扳过法斯的下巴“让我尝尝”说完便亲了上去。法斯惊的睁大了眼,她一直,一直以为前辈是不喜欢她的,一直以为她是单相思…一吻终了,安特库轻轻的伏在法斯耳边说到“中秋快乐,我的,小可爱。”

小甜饼

南栀又来:没错,又是我,ooc是我的!我来产小甜饼了,一个烂梗,嘟嘟嘟! 小甜饼的话呢,想到梗就更哈哈,当然了哈哈私设GL,欢迎点梗(这只小猪没梗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斯”一贯冷清的声音染上了不易被察觉的温柔。

“诶?安安有事吗?”盘腿坐在地上打手游的人看向旁边在椅子上看书之人。

  她双手合书“你知道墙壁,眼睛,膝盖的英文怎么说吗?”

“当然了!我又不是笨蛋!别小瞧我!”法斯的声音大了些。

“就是wall,eye,knee啊!”说完法斯感觉怪怪的。

“嗯,我也是,我爱你”那如一汪清泉般清澈的眼眸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眼前那一抹小薄荷。

“什么啊,那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法斯回过神红着脸问到。

“嗯?那有表啊”法斯问的安特库忽然一愣。

“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补七夕特辑小甜饼

哦嚯嚯!又是小甜饼!现代paro哦!私设GL
一个烂梗。
— — — — — — — — — — — — — — — — — —
一脸兴奋的法斯朝安特库跑来“安特库安特库!”

安特库放下手中的书,答“嗯?怎么了?”

她拍着胸脯气喘吁吁的说“我可以问你一条路吗?”

安特库的眉头皱了皱“迷路了?”

法斯稍加思索,点头到“嗯…嗯”

那人一挑眉“去哪?”

“嗯…去一个无法轻易到达的地方”

安特库轻轻说到“不用问了,你已经在了”

“啊?”法斯有点震惊

她解释到“我心里,你已经抵达了”

余生多指教06

南栀说:七夕加更!重度ooc警告嗷(捂脸)
本话高甜!高甜!私设法法团宠昂(明天更小甜饼嗷正文停一下)
— — — — — — — — — — — — — — — —
  法斯在门口告别了安特库后,默默的向自己的班级走去。

“知道吗?那个…”班里的同学聚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什么,这让法斯感到丝丝不快,闷闷的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放书包,坐下。

  她的肩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她扭过头去,看到坐在自己身后的辰砂,朝她微微的笑了笑,又扭过头去。

‘终于到中午了啊,累死了,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啊’法斯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嘀咕着走出班门,却没注意到班里已经没有人了。

“啊!”法斯一声惨叫被踢倒在地。耳边传来了几个女生的声音“不也是个废柴,学长怎么看上她的”“就是就是”

  接着法斯就被抓着头发从地上拽了起来,她不耐烦的瞪着那群女生,用眼神示意着自己的愤怒。

“你看你看,她还瞪我们呢,这双眼睛用在这真是浪费,挖出来吧”领头的那个女生嚣张的喊着。

   一个女生跑去拿了一把美工刀过来,还没有送到她的小头头手上,就被人一脚踹翻。

  一抹红色的身影闪出,红色双眸映出心中的愤怒。

“辰砂!”法斯一愣,拽着她头发的女生突然倒在了她身边。

“嘁,弱爆了。”波尔茨傲慢的用鞋尖碾着法斯脚边人的头说到。

  戴雅跑到法斯身边将她扶起来“有没有伤到啊法斯?哪里疼?”

“你们,你们这是校园欺凌!我们要去告诉学生会主席!你们,你们等着!”剩下的几个女生不服气的嚷嚷着。

“去,告诉谁?”一道冷清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

“主,主席!”“你这是包庇!”那群人开始着急了,指责着安特库。

  鲜艳的红色飘过,帕帕拉恰开口“呐呐,我倒是想知道,你们是欠打,还是欠打?”

“还是想被解剖呢,很有趣的呢~”露琪尔亮出了手术刀。

“是谁欺负我们小可爱?”阿梅希斯特坏笑着说到。

  那些女生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一溜烟的跑掉了,波尔茨想要去追,被安特库拦下了“不必了,给她们个警告就好。”

“啧,也好”波尔茨冷哼了一身,重新回到戴雅旁边。

“法斯哪里伤着了?”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问到。

  法斯张着嘴说不出话,

“啧啧啧,看吧,被打傻了”波尔茨来了个玩笑。

  其实法斯是被…吓傻了…这么多人都来保护她,她最初的愿望是当小透明啊!以后可该怎么办啊!

  等其他人都走掉了以后,安特库突然把法斯按在了墙上

“以后,你有我,别怕,再不会有人可以欺负你”

废掉了。。月光石太美了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美好( •̥́ ˍ •̀ू )
伦子生日快乐!! @宝石渴求症